无歌之歌 专辑歌曲 陈升( Bobby Chen )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男生歌手陈升( Bobby Chen )无歌之歌

陈升( Bobby Chen )


专辑歌曲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新闻
歌手介绍

 
 
 
 

【 无歌之歌 】【 国语 】【 2018-12-07 】

专辑歌曲:
1.无歌之歌

2.点菜达人

3.寂静之喧哗

4.请问大恐龙

5.水草

6.舞台剧

7.不睡

8.琥珀

9.雨晴

10.OK吗?



专辑介绍:

“这一个时代,哪里还需要歌呢?
这俨然已是一个无歌的时代…。”

我带着初心来,也将带着初心走___无歌之歌 陈升

《无歌之歌》
2018.12.7
回到初心

进入音乐生涯35年,歌唱人生第30年,跨年演唱会也来到第25年,任由韶光荏苒,陈升依旧是那个深情诗句中带着诚实告解、叛逆洞察中带着自由的愉悦、悲伤却不愿让你哭太久的男人,现今华语乐坛,到哪还能看见,像他一样这样创作力仍然如此旺盛、关怀土地人文议题的指标性传奇音乐人,你能在陈升的身上,看见一种近乎“永恒”的气质,就像他老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总是缓慢却坚信并带着稍许无奈地说:“生命的这一切,早就在宇宙大爆炸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尽管60岁了,拥有细腻敏锐双眼的陈升一点都没有变,他看见了时代的缺口,试图更往里面看清。全新专辑《无歌之歌》,我带着初心来,也将带着初心走。


我的作品都是在讲怀疑,丢出问题,因为我也没有答案…
一场音乐人真性情的灵魂对话,试问音乐大环境的热血还在不在
30年过去了,时代在变,但陈升没变,依旧是那个写歌、爱唱歌的人

陈升说著,身为一个创作者,以前很想要答案,但现在知道这些抛出疑问后必然的碰撞,都是过程,而这些碰撞能使你重新投入在创作的热情之中,所以,答案只是订下一个目标,督促你继续前进,反倒不是最重要的事了。

2018年,是陈升踏入华语乐坛的第30年。从前的音乐环境录音技术不甚成熟,许多音乐工作者都在摸索中累积经验,大量充斥着许多令人振奋、兴奋、疯狂的大胆实验,热情探索音乐制作面的可能性,拼凑并实践脑中的想像,因此每一首歌,都有其独特的生命。《无歌之歌》这张专辑,就是在这样的信念中完成的,尤其其中同名歌曲〈无歌之歌〉的创作过程,堪称是体现音乐人最真性情的灵魂对话。

而另外一个角度,身为音乐创作者的原罪,这一份自由无畏的初心,故事观察的艺术与建立作品的价值观,仍在迷惘与坚持来回徘徊的路上,时常重新整理自己,屏除杂音,跟随自我意志的指引,成形与世界沟通的方式。三十年似黄粱一梦,陈升坦诚自己是一个有缺陷的男人,缺陷就不美吗?缺陷就不完整吗?过去抛出疑问,就是为了看进缺陷里最深沈的人性,不愿意面对,就无法诉说每个深刻真实的故事。陈升总试图用平淡无奇的口吻,说出最严肃的人生课题、心中反复纠葛的爱欲情仇,简化复杂的试探,进一步寻求真实的自己以外的东西,那个“如实的自己”,在现实世界闯荡的自己,依旧忠于自己、承认自己、反省自己。


《无歌之歌》曲序从贫穷排到豪华,再回归平凡人生
实体专辑打造古早味新风情 金曲入围新锐设计师吴建龙操刀
封面采早期印刷工艺技法烤松香 呈现凹凸手感人生
词本灵感来自30年前第一张唱片宣传刊物 保留点阵印刷油墨符号巧思

曲序从贫穷排到豪华,再回归平凡人生;从情感最真挚的粗糙到华丽满溢的浓烈,再无欲悠然自喃。〈无歌之歌〉因两位华语乐坛传奇音乐人陈升、吉他手杨腾佑最真性情的灵魂对话而生…;〈琥珀〉对生命消逝的不舍感触,愿能把时间冻结,悠扬感人旋律,致友人的生命呢喃之歌;〈水草〉许久没听见陈升收起他那民谣诗意的吟唱,投入在摇滚抒情的旋律,抓耳的前奏,揭起美丽公主与缸中小鱼的寓言序幕;〈雨晴〉述说长大后,才知道每个人的爱情故事,都有那么一点相似,一朵多情的香花、一个薄情的冤家、一对无缘的鸳鸯,台国语交错的歌词,将思绪拉远又拉近;〈不睡〉夜晚脑海总会响起情歌,深夜,是恋爱的天堂,是思念的地狱,情人们都不舍睡去;〈寂静之喧哗〉映照《无歌之歌》的专辑创作心境,缓缓徐徐、却不偏不倚地一眼直瞅人们内心的感叹,不要忘记心中的歌,在越萧条的世态,在众声的失落里,要成为最大声的喧哗。

〈点菜达人〉是专辑菜单中最热闹的一道佳肴,于丽风录音室老音乐人们即兴共同创作;〈请问大恐龙〉明快鼓舞的前奏,似草原快跑的风景历历在目,呼吸著自由空气,词间藏着不能说出名字的秘密;〈舞台剧〉来,最近我很想说个很厌世的故事…;〈OK吗?〉曲目上的最后一首歌,无欲悠然地哼唱,所有路上的插曲,都是美丽的安排,人生的疑惑虽然还是很多,但,我们去散步、去喝茶、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我再说一个故事给你听…。这张平均起来“普通豪华”的传奇之作,2018,到此一游。

歌曲推荐|

——《无歌之歌》
活在无歌的时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带着初心来,也将带着初心走

“这一个时代,哪里还需要歌呢?这俨然已是一个无歌的时代…。”

《无歌之歌》这首歌因两位华语乐坛传奇音乐人陈升、吉他手杨腾佑最真性情的灵魂对话而生…

《无歌之歌》歌曲中的乐器弹奏是2017年陈升在已被都更的丽风录音室—台北市最传奇录音室 所录制的最后一批音轨,直到今年陈升开始筹备这张新专辑时,才重启这首歌曲的制作,起先,陈升把歌曲取名《老陈游记》,大抵说著这几年游历世界各处的心情,直到他翻阅起乐谱时,看见去年小杨老师在录音室留下的两句话:“我带着初心来,也将带着初心走。”升哥看到感概万千,于是当下改了歌名,就叫做《无歌之歌》,回应小杨老师的初心,这首歌,代表着无悔的青春,代表着热情无处宣泄,也立下这张专辑动人的创作精神;《无歌之歌》的曲保留了当初录音状态的原始乐音,没有多余的润饰,听起来就像是练团时舞台边休息室内轰隆作响的气氛情状,所谓后台人生的滋味,升哥录下那个难忘也仅此一回的味道,无论台前台后,心神专注却悠然自在的模样,是音乐人最乐此不疲的快活;再加上陈升如砂纸颗粒分明、随性尽兴尽情的高歌,音乐最炽热原始的力量,在此漫延开来,渗透人心。30年过去了,时代在变,但陈升没变,依旧是那个写歌、爱唱歌的人。

——首波电台主打《琥珀》
对生命消逝的不舍感触 愿能把时间冻结
悠扬感人旋律 致友人的生命呢喃之歌

“琥珀”象征著时间的凝结,愿我们最珍贵的事物能被保存,直到永远。这首歌创作的出发点是来自一个长年支持升哥的朋友的生命故事,人们必然会经历身体逐渐老去与病痛,他向升哥倾吐,该如何去面对自己的衰弱与不安…,升哥顿时无语,近年至亲好友的一一逝去,面对死亡,没有人能有解答。但若我们有歌、我们有彼此、我们相约再相逢,那么,是不是就能多分担掉一些你的苦愁与烦忧?“永远的生命”,我们是追不上的,但送一首歌给你/你们,至少“歌”是永远的,这份时间见证积累的情感,永远不变。


——《水草》
美丽的故事会老吗 老了以后被扔去哪儿
美丽的公主会老吗 老了以后她去了哪儿
老灵魂唱着 一首华丽振奋的抒情摇滚

一首摇滚曲式的情歌,起伏著年轻编曲的气息,老灵魂唱着。许久没听见陈升收起他那民谣诗意的吟唱,投入在摇滚抒情的旋律,抓耳的前奏,揭起美丽公主与缸中小鱼的寓言序幕,陈升说,励志故事总是天真的可爱。“水草”一词,原来陈升写的是外婆的头发,从小外婆带大他,外婆背上披落的发丝、身上的味道,歌曲中他放入跟外婆的回忆,但却又不特别在词里提上外婆,说起这点时笑得像个玩着捉迷藏快乐满足的孩子。当一条小鱼比较自在,在美丽的缸里不必担忧四季的流转变化,我的心只要安然与水草共存,水草也从不怕外界的摆荡,都还是那株最悠然飘荡的美丽水草。用最华丽的编曲,述说我这条小鱼看见的世界,用纯真的口吻,去描述这份巨大深刻的情感。美丽是存活在自己的心境,任时间也影响不了。


——《雨晴》
外婆窗沿下的Radio 重复著一样悲情的故事
那些愁苦锥心的爱情,雨后,到底有没有天晴
我试问爱情,爱情没有回音

口琴声延绵起落,像极收音机断续播放的老节目,熟悉的说书人扯著嗓音说著一样悲情的故事,外婆总爱听的这些节目,混杂着台语、日语、国语,不时传来喇叭里忽大忽小沙沙的噪声,我总是没能把故事的结尾给听清…

长大后,才知道每个人的爱情故事,都有那么一点相似,一朵多情的香花、一个薄情的冤家、一对无缘的鸳鸯,台国语交错的歌词,将思绪拉远又拉近,台语通俗直接的形容,埋带了几分怨怼与哀凄,国语忧伤动情的遥想,诉说着眼中热气的自怜自语。情爱周旋的旋律中,巧思放入多名女孩的合音,每个不同性格的女孩,终会面对爱情,而面对爱情时的模样,不禁重复著一样的表情、一样的悲伤、一样的期待…


——《不睡》
你不睡是为了谁 情人都有不睡的原罪
你守到天光不做梦 怕梦醒了人事已非…
深夜,是恋爱的天堂,是思念的地狱,情人们都不舍睡

在琴键上洋洒浓烈勾动思绪的抒情旋律,华丽铺陈属于情人们的无眠深夜,初尝爱恋的男女,难掩欣喜狂潮,因着思念、因着爱慕,《不睡》是恋人令人钦羡的特权。已经有多长的时间,我们忘了还有这样的狂喜难耐、无以名状的忐忑自怜?说得再白话直接一点,就是“肉麻当有趣”的情趣,恋爱的初心,无关年纪,而是仍深信爱情的必然存在,心中暗涌的冲动,请放手拥抱,这份不睡的美丽与哀愁,在这深深的黑夜,做一场天堂地狱来去自如的美梦。


——《寂静之喧哗》
怎么你会听不见 我心中的喧哗
你以为你已听不见 自己心里的歌
在无歌的时代,放声在寂静之中喧哗

音箱传来左右来回回荡的鼓声,在寂静之中,回音传到了远方,远方的你,还记得心中那首自己的歌吗?
映照《无歌之歌》的专辑创作心境,《寂静之喧哗》,缓缓徐徐、却不偏不倚地一眼直瞅人们内心的感叹,不鸣不快的人生故事,一再激情的风景,已成向晚时的树林,眼色逐渐模糊,奇蹟般的魔幻时光,即将失去了色彩…
陈升在歌中藏着生命里徘徊却未曾离去的人物身影,抚心自问并自答,在一片失声的寂静,不要忘记心中的歌,在越萧条的世态,在众声的失落里,要成为最大声的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