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和浴室 专辑歌曲 谢安琪( Kay Tse )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女生歌手谢安琪( Kay Tse )一个女人和浴室

谢安琪( Kay Tse )


专辑歌曲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新闻
歌手介绍

 
 
 
 

【 一个女人和浴室 】【 粤语 】【 2018-08-29 】

专辑歌曲:
1.一个女人和浴室



专辑介绍:

一个女人 和浴室

谢安琪 。 浦铭心

“曾共某把 剃须刀 很浪漫地 挤著共用几米
有过好几季 朝朝播放 是殒石旁 的天际......

再单身 不外就是 生活杂务 再不一齐
无人让我 储半件 苹果批
像二人 还有约誓
离任发妻
再不因 体谅互让 终日受尽 管制
世界都不细
交出钻戒 让我赎回 我的一世...... ”


2003 年7 月17 日 。 浦铭心 34 岁

午时。阴。
三小时三十四分钟前,我们仍有约誓。
由17 歳和你直接走进我们一同建立的家庭,
从小到大,我其实从来未曾独自生活过。
打点好一切安排,把一对子女送往寄宿,
和你正式分开,
我得到了自由。

说我自私......是......又如何?
问心,谁不自私。

原谅我这种狠。也许此刻我对“一个人”的欲望和好奇,远比任何事情还要高。
你感受到的“被困”,作为当局者之一的我,怎会不明白。
我时常放空想着这个问题:你我感到“被困”这种状态不知道到底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呢。
失落,有时发呆,有时落泪。
开心时,这叫长相厮守。
失落时,就叫被困。
如果有天人类突然哑了,语言崩坏了,或许我们不会这么复杂,这么自欺欺人。
决断离开,不是不爱,如果能一辈子与你被困在一起,无悔。
我只是不想当上我们之间的笼内兽。

你疲累我明白,工作让你疲累。
但我感受到,我们的家庭,
仿佛比起工作更令你疲累。

下班后,你会在楼下呆站两小时抽烟,抬头看的已经不是月亮,而是街灯。徘徊上好一回才寂
然上楼回家。看到餐桌上我给你留着、仍然微暖的半件苹果批,你却直入厨房煮面,背向我站
著吃。

多少个夜晚,你不是加班,就是去了当兼职。又或者是,我们因为各种事而争执、不断争
执……孩子由被吓怕,到现在听见吵骂声也习以为常了。也许他们内心其实一早已很想被送往
寄宿、逃离这个家吧。看着他们,我总是很内疚,但却又庆幸我们这段满目疮痍的婚姻,并没
有毁了我们美丽的孩子。

偏执,毁掉的只是我们的婚姻。

也许暴力,才让我们两个多点触碰。
也许互相伤害,这一种磨擦是唯一可以令我们的火花不致熄灭。
也许不智地不断争吵,才能使我们多一点对话,多一点共聚,多一点对望着大家。
伤害,是为了找出一条残酷而残破的生路。

我不要看着我们的婚姻毁掉你再毁了我。
告诉我婚姻这个约誓毁掉了,我会感到遗憾。
告诉我毁掉的是我们之间的爱情的话,我会心碎。

痛。

我们的青春跑走了。
“战败” 这两个字,我不想承认,亦不想说出口。

董折,我们的确战败了。

我把和你仅余的爱情收藏好,就这样各走各路,好吗?
道别话未有说罢,因为我很怕,最终要露出大家最丑陋的一面。
忍着泪木讷离场,无言终止,最起码我们仍能博取一份未完的思念。
讨厌你,至少我仍会想起你。
想起你,才会继续讨厌你。
如果你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董折,相信你仍有想我的时候。
这一刻我不能不放下你。
没说出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2005 年 。 浦铭心 36 岁

这是我从来没有预期的独身生活。
在某大型出版社当外语小说翻译也有两年了。
蛮喜欢这份工作。一来可以在家工作,二来又不带人事压力。
22 个月内,我翻译了9 本小说:
6 本瑞典的犯罪小说丶
2 本日本侦探推理小说还有1 本爱情小说。

短短两年间,浦铭心这个名字,在这个业界内渐渐冒起。
发行机构曾问我是否有意尝试自己写书,我客气地一口推却了。
问到为何,我没答。
当翻译远比当作家好。不求名气,亦不需被人评头品足。
当作家太赤裸。我脸皮薄。能窥探别人的内心同时而不透露自己,多好。
我不花费,亦不求物质。一只我喜欢的杯,一份我喜欢的餐具,一张精致的木桌,一个单人浴
缸,一面全身镜,一部电脑,一本簿,一个铅笔刨,一桶铅笔,一块橡皮擦,一枝墨水笔,几
件衣物…...已概括了我的日常。
上个月到出版社取支票时竟听到印刷部的人提到董折这个名字。说要订购某型号的厚纸就找
他。
我站在升降机内想起,我翻译的文字,印刷在你经手的白纸上。

冥冥。

冷酷地想,知道你还未死。


忘了有多久没有为了纯粹喜欢而好好打扮。
忘了有多久没有百无聊赖的看电视。
忘了有多久没有懒洋洋的点着香薰喝点酒,每一口都提醒自己,酒其实有什么好喝。
忘了…...很多我喜欢的,我都差点忘掉。
我却没有忘记你的眼神。
如果你望到我这一刻发呆的表情,我所认识的你一定会偷笑。
没忘,不是没法,只是不想。
董折,就是一个不太眨眼的人。

一个人的家。

现在终于有空看肥皂剧。看着画面内的人呼天抢地在哭,我心里暗替他们辛苦。
今天这一集有点闷,我拿好了纸巾,却一直未用。演员们,请快点令我哭。

慢慢,我又开始发呆。

我喜欢你望着我的眼神。这个不眨眼的怪习惯。
从第一眼,就喜欢了。
我还很喜欢你的静,
那种宁静仿佛世界只有我们俩。
其实你记不记得,你已多久没有这样看着我。
只静静的看着我,就像看到你最爱看的雪景。

和你分开了匆匆这两年,我都是自己一个过生日,反正我不是喜欢庆祝的人。36 岁生日,我
比平常早起,不禁想问一问自己,是否在期待些什么……
做了一个苹果批...... 不是,是半个苹果批,一个人吃不下一整个苹果批,只好做半个,泡了
茶,吃过了,随意穿了件薄针织,去一趟洗衣店拿干洗,再去邮局寄税单,回到家才中午。电
视正在播财经新闻,其实我没有在意看,只是主播的声音蛮顺耳的,我就让它开着......

儿女选择了到英国就读,时差的关系,我和他们一星期通两次电话,每次半小时,知道他们安
好,我已满足。作为母亲的我,最懂得该在什么时候放手。他们的人生、他们的路,该由他
们去自然绽放,活出他们自己的生命。

一整个下午都在打扫,一个人住其实可以很随意,反正打扫不打扫只有自己知道,可是我比较
执著......很多人说自己喜欢在咖啡室写作,我反而不会,这个城市的咖啡室其实很多人,一点
都不宁静。我珍惜自己家里的清寂恬静,有时候夜深才回家,我还是会吸尘打扫房间。夏季将
至了,我顺便整理了衣橱……不论季节,全都是清淡的素色衣服......其实我也很好奇,自己穿上
鲜艳的颜色会是怎样。想了想还是算了,鲜艳的颜色太刺眼。

累了饿了伸一伸懒腰,原来晚饭时间都过了。今天没有去买菜,烫熟冰箱里的半包秋葵,醮胡
麻酱吃。电台正在播一些熟悉的旧歌…...我看着窗外发呆,今晚的月色,带点苍凉…...

这段日子里,我遇到很多个他,很多个她,而当中我认识到另一个他 -蓝定凌。
认识他当天,他穿着浅蓝色的恤衫,加上他这个名字,不禁令我联想起蓝精灵这套卡通。
我们并没有发展,也许我对自己身上的疤痕,依然敏感。

明明夏季都要来了,
怎么还是这种微冷的温度。
我是在怀念某种熟悉的味道,
还是在期待另一个人的拥抱,
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

浦铭心。

“......原来非因 孤单 显得凄凉
而是装快乐 有点牵强
牀头那扇窗 总看见月亮 问谁愿同享
明了相恋 悲喜参半
若这刻 诚实问心
一个 跟一起 亦也不想 ...... ”

一个女人 和浴室
曲:BERT
词:黄伟文
编:陈哲卢
监:麦浚龙/陈哲卢
唱:谢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