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样人 专辑歌曲 许富凯( Henry )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 男生歌手 > 许富凯( Henry ) > 百样人

许富凯( Henry )


专辑歌曲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歌手介绍

 
 
 
 

【 百样人 】【 台语 】【 2022-10-13 】

专辑歌曲:
1.百样人



专辑介绍:

《百样人》由金曲歌王许富凯演唱、罗恩妮作曲、谢铭祐作词,是2022劳动节主题影片《阿纺洗衣店》的主题曲,影片由知名导演罗景壬操,劳动部在2022劳动节邀请各界翘楚携手合作,向劳工致敬,带来一首感动人心的作品。

希望在这个影片里面呈现一种劳动的样貌,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有工作服,在穿上这些衣服之后,我们成为一个劳动者,一个骄傲的劳动者,在工作当中会呈现我们的价值,然后在衣服底下,我们都有一样的灵魂,渴望公平正义、渴望爱和幸福。

《阿纺洗衣店》 -洪兹盈
因为母亲过世的关系,多年过去,她才再次回到这座多雨的城市。
家中的洗衣店比记忆里的更显狭旧,如此窄仄小店,却有着数台比例不相应的巨大洗衣机,日夜运转着。
母亲走后,父亲照常工作,这是他当年和母亲胼手打造起来的王国,三十多年的老店招上,还写着母亲的名字:“阿纺洗衣店”。
“名号了歹,规工纺没停。(中译:名字没取好,整天忙转不停)”母亲说的不知道是自己,还是这家店,所幸城市终年潮湿,这家店才能纺出一家人的生计。

她从小看父母在机器和烫台前忙碌,店里充满各种熟悉气味,小时候她都坐在纺个没完的洗衣机前写功课,课业总是很差,半夜起来尿尿还常被吊挂天花板的衣服吓到。她总觉得不喜欢这个家,心里早早萌生离家的念头,大学特意找了个异地学校,毕业后四处打工,晃晃荡荡一事无成,一走就是七年。

她从没有想要接手父业,但回来后才知道,自己也没资格看不起这家店。
看似简单的工作里原来藏着各种魔鬼:衣服是鬼,上面总是沾满各种不明脏污,汗渍、酱油、咖啡、机油渍、血迹、尿渍、还有大便;洗衣机是吵死人鬼、熨斗是烫人鬼、漂白剂是脱皮鬼、洗剂是过敏鬼,客人们更个个都是鬼,
不留名字电话,衣服一扔就走了,只丢一句:你爸知道。

父亲只得一个一个,像教她认字那样教认人:这两件学生制服跟军服洗完都要烫三条线,人家那个爸爸是军人。那个马尾妈妈送来的婴儿服要用清水和肥皂手洗,因为她的宝宝皮肤容易过敏。高级西装是那个光头的,他是律师,口袋东西常常没拿起来,洗之前一定要检查,洗好一起还给对方。这款的白色女衬衫都是对街许太太的,三十年来她都穿同一款。海王饭店的厨师制服则是每两天会送来一批,来的时候记得拿前次洗好的跟他换。至于那一大包都是楼上那个年轻人的,他家里没洗衣机,也懒得去洗自助,每次都积一个月才拿过来,
跟他讲放太久很难洗,都讲不听。

父亲真的认得每一件衣服的主人,他总说:咱把衣服洗干净,人家穿上才有气力继续拼。日复一日,吊挂架上的衣服渐渐不再是无名鬼,客人们活生生的,有各自的称谓,也和她渐渐熟稔。有时客人下班来取衣服时,若拿到才刚烫好、白净且温暖的衣衫,总会在他们疲惫的脸上看见惊喜。
“刚出炉的。”她每次说,客人都笑,有的还会要她别套上胶袋,反复用手心手背在衣服上贴熨,感受热度,原来这就是父亲所说的,气力。

只是,衣服若是没了主人,气力又要留给谁?
每天早晨穿上洗衣店制服时,她总会看见母亲的制服,老是挂在同一个地方,如今再没有人穿它。

这段日子以来,自己笨手笨脚地接替著母亲的工作,但父亲却一次也没有提起过她。离家那些年,偶尔会接到母亲打来问候,或抱怨生活的电话,不过就是夫妻吵架吧她想,于是总胡乱敷衍过去,现在回想起来她的话语中,似乎多少包含着对父亲的埋怨。母亲走得很快,但父亲却似乎一点不受影响,丧事办完便一如既往地开门做生意,她忽然惊觉这七年间,父母之间可能真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做为一个曾离家多年的女儿,她又该拿什么立场过问?

每日早晨见了总要感伤,她决定取下那件制服,折叠好收进母亲的衣柜里。
翌日,她梳洗完毕,从饭厅走进店里准备开店,却发现母亲的制服,竟然又被挂回原来的地方,她伸手想取,却摸到衣物上还留着刚烫好的余温。
原来那是父亲每日都要比她早起的原因。

门口,父亲正拿着铁钩拉开店门,总是多雨的城市,今天晒进了少有的阳光,洗衣机纺得隆隆作响,父亲寻常地在店里开始忙转,孤身面著光,影子拉得老长,在她眼中逐渐模糊了起来。

注:洗衣机运转时的台语为“纺phá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