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是异乡人 专辑歌曲 李剑青( Jianqing Li ) ※ Mojim.com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


魔镜歌词网男生歌手李剑青( Jianqing Li )仍是异乡人

李剑青( Jianqing Li )


专辑歌曲
专辑介绍
专辑列表
新闻

 
 
 
 

【 仍是异乡人 】【 国语 】【 2017-08 】

专辑歌曲:
1.在家乡

2.不变的事

3.出城

4.平凡故事

5.姥姥

6.匆匆2017(OT:匆匆)

7.读。匆匆(OT:匆匆) (提供)



专辑介绍:

李宗盛制作 李剑青音乐作品集‘仍是异乡人’
暨李剑青‘不愿落地的果实’作品音乐会

从很久之前开始,李剑青就是一个传奇的名字。他的作品在网络上流传,他做为演出嘉宾的表演片段,也在很多人的脑海中萦绕不去。几年前发表的作品‘匆匆’,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以一种不像流行音乐的姿态,安然沈淀在人们的心理。很多人都很好奇他什么时候会发表更多什么样的作品,也很好奇,他怎么都不急,当所有人都期盼他的才华绽放的时候,他为什么看起来依然沈静,不疾不徐。

7月27日,他和亦师亦友的制作人大哥,李宗盛,将在北京的Blue Note 举行‘不愿落地的果实’作品发表会,将在现场呈现完整的音乐作品集。这张期盼已久的作品,定名为‘仍是异乡人’,也即将全网发行。

我们只是想要探索他们的故事,就自然的走到了这里

针对这个众人期盼的作品,制作人李宗盛是这么说的:
‘我们并没有想着怎么样去打动人,我们甚至没有预想发片这个事,我们甚至不能说是在精雕细琢,我们只是想要探索一个方向,想要探索这个浮躁的世界里,平凡人的处境,想要为他们,用文学的笔触,说出他们的故事,就自然的走到了这里’。

二十一世纪初,李宗盛和李剑青,先后从台北和桂林来到了北京。这是一个一切都开始加速的年代,旧有的价值观急速被抛在脑后,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新的未来,也有新的担忧。唱片产业也是,互联网的崛起,让音乐的未来显得充满可能,却也让音乐的本质面貌模糊。

处身在巨大的加速器中的李宗盛和李剑青,他们没有选择跟随旋转,而是在这个漩涡中,静下心来,探看身边的人,探看他们的处境。

他们看到了一幅巨大的图像,不是巍然建起的高楼大厦,也不是各地耸立的烟囱工厂,在日渐改善的生活以及欢声笑语背后,他们看见了由四面八方拥入大都市的人群,看见了在其中,扮演着看似微不足道却让这个时代高速运转的每一颗螺丝,他们看见最平凡的人的处境,不只是有关北漂,有关离乡,不只是疏离、孤单与挫败,不是表面的喟叹,而是深入到每一个平凡人的内在,他们内心的画面。他们想为这些平凡的人,写下他们真实的故事。

这不是一张一般定义下的流行音乐唱片,却是属于更多人的歌。
这不是一个有关情爱的故事,却用情更深。

是音乐家与诗人们献给平凡人的叙事诗

‘只有诗人的眼睛,会看见身边匆匆的路人,好奇他们的故事,为他们写成词。
只有音乐人的耳朵,会听见每一个路人心理的,隐藏的哀伤,把他们写成歌。’

在‘仍是异乡人’作品集第一首对外推出的新作‘出城’的文案中,有着上述的文字。诗人和音乐人的合作,一起写下这个时代的歌。

‘乡愁’是一个太多人表述过的主题,在电影,文学,摄影中经常出现,但是在流行音乐中,这样的主题通常用比较直白的方式去表绘,是心里很自然的伤感与喟叹。李宗盛和李剑青则想用更文学性的叙事方式,说故事的方式,描绘出大时代下,平凡的人的面容。一般的民谣创作,你会感觉到创作者本人的处境,鲜明的感情存在其中。但是在剑青的作品中,他们更希望做到的是,每一个平凡的人都能在其中看见自己的身影,感觉这是自己的故事,而又有一种文学性的美丽。

李宗盛曾经表述,他认为‘一个工厂作业员和一个大学教授的心灵价值是同等重要的,不同的歌满足不同的心灵。’而当他们打算去叙述这个时代最平凡的人的故事时,他们决定,采用一种平凡大众都能了解的文学形式,把平凡人的故事,写成诗。

因此,在‘匆匆’里,我们看见这样的歌词

‘分租房每月三百,紧挨着烟囱
睡里厢的姓李,名字叫双喜,是我的二房东
尽管日子过得很窘,他都能从容
只是有次年前,残摩给收了,急得他要发疯’

在作品集中,收录了2017新录制的版本,但另外有一版,是录制同时,剑青突如其来的,唸出了整首歌,过程哽咽,感人至深。另外,故事中的主人翁双喜,将会出现在之后发布的‘在家乡’的MV中。

‘出城’
‘来来往往寻常旧日的街坊 山居岁月遗忘了时光
一次路过稍解游子半生惆怅 着色了苍白想像
电视里放著京剧 青衣的一句婉转念白
我正在思念于你 不想你就回来了 不想你就回来了’

在微博上点阅率超过两千万次的作品,MV由剑青的好友拍摄,真实的桂林、剑青的家庭……音乐创作过程其实在歌词与乐句中经过多次调整,才有现在听见的样貌。


‘平凡故事’
‘又几次 梦见自己
终于回去 却歇斯底里
逢人就大声说委屈’

这首歌的MV透过《生活》杂志图片总监、摄影师马岭先生的协助策划,邀请到了黎晓亮先生(北京)、张海儿先生(广州)以及木格先生(成都)三位摄影家的作品,和音乐、歌词在MV中说出同样的‘平凡故事’。异乡是一个巨大的课题,李宗盛希望不只是音乐来表述,而期待是一个时代共同的创作。
上面三首作品,都是由李宗盛作词,李剑青谱曲。


而他们也遍寻诗作,包括了诗人蓝蓝的‘姥姥’。
‘听我这么说 你就会微笑着坐在葫芦架下盘起那条童年时我枕过整整一生的瘸腿’
剑青的姥姥,也是瘸腿,因此看到这首诗的时候,非常感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姥姥,也许瘸的不是腿,但都是我们最柔软的记忆。


诗人严彬的‘在家乡’
‘旧大巴将你从城里往乡下送
泥雾越来越重 房子越来越散
行道树代替路灯 指引你回家
吃饭的桌子上 灰蝇在飞’

李宗盛在其中的副歌,加上了这一段
‘你的思念 是久治不愈顽疾
你的乡音 如母亲给的胎记
归来吧 游子 功名沉浮 不必提 稚志初衷 别忘记’


以及公路的‘不变的事’
‘有首歌 听前奏响起 如同从前又死了一次 这是不变的事
有个人 听见她名字 就让心跳骤停了一次 这是不变的事’

说起来这是作品集中唯一的情歌。但是当我们回忆不变的事的时候,很多外在的环境,其实已然改变。有人说,这些歌这么沧桑,适合剑青唱嘛。剑青说,因为我的心是温暖的,所以,我觉得这些歌并不沧桑,而是温暖的。

在摘取的歌词片段中,我们看见了一帧一帧的黑白照片,许多黝黑的脸庞,站在无人的荒地,我们也看见自己,站在通往家乡和大都市的交叉路口,迷惑著自己真心想要什么。我们如果是一个漂泊的游子,也许会在这里,感觉到有人说出了我的故事。有人了解,有人倾听,有人说出来,也许可以带来巨大的安慰。李宗盛和李剑青,在为这个时代平凡的面容绘制出一幅图像,是经常被忽视的,也因此弥足珍贵。

李宗盛说:‘我希望我在五十岁以后,还能够足够善良,还有那么多的爱,对于身边的人和对于这个时代。我觉得一个创作人,要对能够让他感动的人事物,心怀感激,要能够把他们的故事写成歌,不论他看起来多么平凡。我希望,我还有能力去感受最平凡的人的情感,把最细腻的,一般人看起来最微不足道的故事,写出其中隐含的最深的情感。’

‘我很幸运,能够和剑青一起来把这个感情抒发出来。他的旋律,他的作曲,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把这些词,谱出这么好的歌’

硬气的小城少年 与音乐交响的青春

在即将发布的最新单曲‘姥姥’的MV中,我们能看见剑青在音乐上尽情的挥洒。他先是将吉他的演奏探索出新的可能,而原本娴熟的小提琴,更充分舒展表现了他的编曲才华,古典弦乐的编曲,大段落气势磅礡的交响,突如其来的出现的京戏中才有的乐句。即使是不常听古典音乐、不太熟悉传统戏曲的人,也会在这个段落中,被音乐本身的澎湃激起情绪。

广西长大的背景,让他除了小提琴的训练之外,也对传统民族音乐有极深的感情,他表示:非常喜欢中国古典的东西,从小学音乐,也要学习很多古典诗词,会被其中的美深深吸引,他希望自己做的东西,不是一般所谓的中国风,而是内心里的中国。

因此在‘姥姥’之中古典交响的京戏乐句,到‘出城’中的侗族大歌,以及我们曾经听到片段演出中出现的,对诠释诗经的尝试。我们会知道,这个小城青年,正在一步步地探索内心里对民族的感情。

音乐可以随口歌唱,但是深入其中,却有无止尽的宝藏,中国如此之大,人人可以表达深情,但是要能找到自己的表述方式,却是一个深邃的旅程。异乡的题材随处都在,但是能够描绘这个时代平凡的脸孔,却又需要无比用心。

这次的音乐发表会定名为‘不愿落地的果实’,因为剑青就像自然生长的一颗果树,即使没有特别的浇灌,但是枝枒就硬气的开始向天伸展。李宗盛说,剑青就像一个天生的探索者,你给他钻一个针眼,他就能从中看见全世界。

从现在开始,让我们和李剑青一起踏入这个世界的探索之旅。